侨史研究

泰国侨领蚁光炎抗日救国史事述评

时间:2013/10/11 15:02:07  作者:任贵祥  来源:网络转载  查看:635  评论:0
    20 世纪三四十年代, 对中国觊觎已久, 野心勃勃的日本帝国主义疯狂地发动侵华战争, 中华民族面临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亿万炎黄子孙为保卫自己的祖国和家园, 进行了英勇悲壮、艰苦卓绝的抗日战争, 涌现出无数可歌可泣的爱国事迹。泰国着名侨领富商蛟光炎的抗日救国事迹即是其中之一, 本文谨作评述。

    蚁光炎, 1879 年生于广东省澄海县。先世务农, 家境贫寒, 少年时即养成勤劳朴实的习惯和疾恶如仇、爱憎分明的性格。17 岁时, 蚁光炎因生活所迫, 只身离乡背井到越南谋生。他在越南当了6 年苦力, 受尽法国殖民者的欺凌压迫。后来, 他又辗转到泰国, 为了生活四处奔波、挣扎拼搏。经过几年的奋斗, 稍有积蓄后, 便从事曼谷湄南河的驳船航运业。他从小驳船运货兼做小生意开始, 逐步扩展为光兴利航业行, 拥有货船及海船 50 多艘, 成为湄南河上的大航运业主。而后, 又在泰国投资创办光兴泰、光顺利、光顺泰三间火砻和利民兴记油厂, 从事粮油加工业。此外, 他还在越南承办合和隆酒公司及机油厂, 规模宏大, 业务蒸蒸日上。经过辛酸备尝的奋斗和艰难困苦的创业, 蚁光炎的营业范围由航运业扩展至商业、垦殖业。到 30 年代, 在他所属企业工作的职工达 10 余万人, 他成为南洋一带有名的华侨工商大贾。
    从 1936 年起, 蚁光炎连任泰国中华总商会第十五届、第十六届主席( 每届任期两年) 。蚁光炎作为总商会主席重任在肩, 当时中华总商会有其特殊的地位和使命, 因为中泰尚未建交, 都没有派遣使节, 因而总商会便负有团结侨界, 传达侨情的任务。同时, 总商会也要为当地政府传达政令, 领导侨众, 协助地方建设。此外, 当时泰国华侨社会宗亲会和同乡会组织尚少, 总商会自然成为侨界最高领导机构, 排难解纷也成为它的日常会务。从 1937 年起, 蚁光炎连任改组后的报德善堂的头三届董事长( 每届任期一年) 。报德善堂是一个涣散的神庙, 后经蚁光炎等改组并被泰国政府批准的一个合法慈善组织, 该组织赈灾兴学, 收孤养老, 广举善德等, 深受侨胞拥护。蚁光炎还担任其他许多社团的重要职务, 如泰国火砻公会执行委员、泰国潮州会馆常委兼财政, 中华赠医所主席, 天华医所主席, 天华医院财政, 泰国中华中学、国内朝阳西兰学校等多所学校校董会主席等其他兼职。可见他声望之高和对公务的热诚, 对教育慈善事业尤其热心。蚁光炎对侨居地也很有感情, 把泰国看作第二故乡, 每思报答。“取之于社会, 用之于社会”是他的信条。他很珍视中泰友谊和当地民族文化, 提倡学习泰文, 并为侨胞出钱办一所建才泰文夜校, 为成年华侨提供免费补习泰文的场所, 他还号召侨胞要为泰国的繁荣昌盛和社会福利事业多作贡献。他曾说: “我们在这吃人家的, 用人家的, 就应该和人家搞好关系。”1939 年初,在蚁光炎的支持和资助下, 几位泰国华侨组织创办了学术团体——暹罗研究学会, 重点研究侨居国的历史和文化, 加深对侨居国的了解, 以利于华侨在当地生存和促进中泰文化交流。
    蚁光炎热心公益事业, 对乡亲和侨众有一种特殊的亲热感, 旅泰侨胞亲切地称他为“竹槌主席”, 意为苦力出身和大众化的商会主席, 能够接近和关心劳苦侨众。人们称赞蚁光炎, 凡有教育、慈善事业及支援祖国, 他都踊跃参加。有人估计, 蚁光炎每年单是用在侨社和家乡教育慈善事业的款项就超过 10 万泰铢, 这在当时是一个很大的数目。可见, 蚁光炎是泰国的一位深孚众望的爱国侨领,因而在抗日战争爆发后, 他自然而然地成为泰国华侨抗日救国运动的带头人。
 
  日本自发动九一八事变, 打响侵华战争后, 侵华步伐即未停止, 成为中华民族的死敌。国内军民的抗日民主救亡运动不断高涨, 海外华侨从此掀起了支援祖国抗日的救国浪潮。泰国华侨在蚁光炎的领导下也掀起了抗日救亡运动。
    1935 年一二九运动传到泰国后, 一些华侨学生奋起响应, 结果有七八十名学生被学校开除。他们遂自动组织起来办了一所树人中学, 蚁光炎不但出钱资助学校, 还亲自参加开学典礼。为开展抗日救亡宣传, 一些华侨青年将在国内被查禁的作品《八月的乡村》( 萧军着) 改编为话剧《李七嫂》搬上舞台。蚁光炎看了演出后,当即请他们到富丽堂皇的总商会大礼堂光华堂公演。演出的第一晚, 还以自己的名义发票邀请各界侨领前来观看。在他的支持下,泰国华侨以捐助演员为名, 公开喊出“东北是我们的”、“打回老家去”等抗日口号。
  全国抗战爆发后, 蚁光炎更是奔走于抗日救国的第一线, 为支援祖国抗战而尽心尽力。他领导的中华总商会号召和发动商界华侨抵制日货, 使过去日货的集散地——泰京力察旺大马路, 成为门前冷落车马稀的死市。其他各地, 如泰北的清迈、南部的合艾, 华侨商店和摊贩一律不进日货, 转而经营国货或欧美货。蚁光炎作为曼谷和湄南河的大驳船主, 指示下属拒绝装卸驳运日货。日本人惊呼, “华人在暹罗的排日可说由划子( 即驳船) 罢工起首”, 使“日本对暹罗的贸易影响颇巨”, 与泰国的贸易值从 1937 年 9 月的 630万日元降到 1938 年 4 月的 270 万日元。 
    蚁光炎积极发动侨胞为祖国抗战捐款献物, 并派遣华侨青年回国抗日。抗战爆发后, 国民政府成立战时公债劝募委员会, 在海外各重要侨居地成立分会。泰国由辛亥革命元老萧佛成任分会会长, 蚁光炎等任副会长, 而副会长是实际主持工作者。据报道, 蚁光炎“对祖国异常尽力, 抗战开始后, 蚁先生领导暹罗侨胞及个人, 献纳祖国的捐款, 综计在六百万以上”。 他常用这样的话激励广大侨胞: “我们都是中国人, 救国人人有责! ”当战时中国唯一畅通的国际交通公路——滇缅公路告急时, 蚁光炎带头捐献卡车并发动华侨司机回国运输。他还托人运送两辆救护车和大批药品转交八路军驻香港办事处, 并多次汇款到香港华比银行给宋庆龄、廖承志转捐八路军、新四军。
   对国内来泰国宣传抗日和进行募捐者, 蚁光炎都给予热情的接待, 并为之提供交通和食宿的方便。如黄兴夫人徐宗汉来泰国看望华侨并发动抗战, 蚁光炎亲自将她接到自己家中安顿, 并派人陪同她到各埠、府招集侨胞们召开座谈会。1938 年春夏间, 广东省军政长官余汉谋、吴铁城派丁培伦、丁培慈兄弟到南洋各地, 向华侨宣传广东抗日情况, 发动侨胞捐款购飞机。他们来到泰国时, 得到蚁光炎的响应和支持。据当时广州《民族日报》的特约随行记者梁若尘回忆说: “我们在泰国约一个月, 深得爱国老人蚁光炎的关照和协助。最后我们离开泰国时, 蚁老再次表达他的心声, 希望祖国各方有力量团结抗战, 不能对敌妥协投降。”
  七七事变后, 泰国华侨青年纷纷成立救国团体, 有的直接回国上前线杀敌, 有的回国担任战地救护工作, 还有的回国参加各种服务团。先后回国参战者约上百人, 其中有不少人的车船票是由蚁光炎资助的, 如欧阳惠等十多名青年回国辗转到达延安, 路费就是由蚁光炎提供的; 女青年白萍洲想去延安, 因人生地不熟, 蚁光炎亲自为重庆八路军办事处写介绍信, 使得她顺利到达延安。
  蚁光炎还担任国内广东省参议员等职务, 对国事尽职尽责。1939 年 5 月 3 日, 60 多岁的蚁光炎不辞辛苦, 回国赴广东韶关参加省参议员第一次会议。为了传达侨情, 会上他曾以保护归侨、救济民食两问题提请当局注意。6 月 21 日, 潮汕部分地区沦陷, 他不顾日机轰炸等危险, 为救济灾民问题继续在广东各地四处奔波。随即冒险转道惠阳赴香港, 长途跋涉, 不顾疲劳, 仍顾虑侨眷生活, 接洽沟通侨汇。抵港后, 他将事先运到的一批作战物资交给廖承志的八路军办事处, 并与廖承志及何香凝会晤, 商讨抗日救国大计。7月间, 蚁光炎离港飞渝, 向国民政府有关部门报告侨情, 提出“加强抗战, 开发西南”的建议, 并捐献 2 万元作为抗日军费。其“款陈大计, 都被嘉纳”。他在重庆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旅暹侨胞三百万人,为我国海外侨胞最多之一处, 一般侨胞对于祖国之抗战, 咸有深切之认识, 以是莫不竭力援助抗战, 对祖国情况, 至为关切。”他还向记者说明, 泰国中华总商会推举他回国, 代表全体侨胞对祖国抗战“以示慰劳及热诚拥护之赤忱”; 还“负有考察各地建设情形之使命, 俾返暹后, 向侨胞报告, 以便投资之参考”。7 月 22 日, 国民外交协会设宴招待蚁光炎, 协会主席邵力子, 常务理事黄少谷、胡秋原、王炳南等数十人出席会议, 黄少谷代表邵力子致词说: “蚁先生以六十余高龄, 少辞跋涉, 于抗战紧张中归来, 此种为国努力之热忱, 吾人致深深谢意。” 在重庆, 大家称赞蚁光炎爱国, 他总是表示: “自愧对国家贡献太少”; 对自己领导的救国活动, 认为是国民应尽的义务。接着他又到四川、云南各地考察实业和生产情况, 并派人到华中、西南等地考察, 以便劝导海外侨胞投资兴建一个垦殖场, 他并为第一期建场费投资 10 万元。
    返回泰国途中, 蚁光炎路经昆明、越南, 以疲惫之躯, 继续为国为侨工作。他此次回国, 行程迢迢, 风尘仆仆, 历时 5 个月, 备极辛劳, 于 10 月 3 日返回曼谷。由于旅途奔波, 蚁光炎患眼疾甚剧, 但于国难当头之际, 他不顾眼疾, 又满腔热情地向中华总商会和侨胞宣传抗战情况, 鼓励大家坚定必胜的信念, 回国投资, 开发西南。他还深情地说: “他日抗战告成, 当驾一车, 周览全国, 目睹祖国之强盛, 于愿足矣。”表达了他衷心爱国的情怀。
   如前所述, 蚁光炎是泰国华侨众望所归的侨领富商, 由于他在侨界的威信和地位, 他的抗日救国活动带动和影响了整个华侨社会, “使当时泰国华侨社会确实掀起一阵抗日救国热潮, 并且遍及每个角落”。商界华侨抵制日货, 文化界侨胞开展抗日宣传, 华侨青年回国参战, 甚至在学校读书的华侨学生们, “也被这个运动深深地卷进去了”。“可见当时抗日救国动员的深度和广度”。
 
  蚁光炎因领导泰国华侨开展抗日救国活动, 而成为日本侵略者及其汉奸走狗汪精卫集团的眼中钉。为了扑灭泰国华侨的抗日救国怒火, 日伪采取各种卑鄙手段拉拢蚁光炎。汪精卫集团先是以女色, 向蚁光炎献媚拉拢, 不成后又派走狗游说威胁蚁光炎, 恐吓说: 如不放弃抗日活动, 后果自负。结果又遭到蚁光炎义正词严的痛斥而失败。
    与此同时, 日本方面也阴谋挑拨泰国当局与蚁光炎等华侨的关系。1939 年 10 月 25 日, 日本侵略者在广州的广播电台恶意造谣说: 暹国法庭 23 日判令蚁氏出境一年, 罪状即为“抗日”。 在日本的压力下, 泰国当局态度日趋恶劣, 对华侨的抗日救国活动由默认到压制发展到武力镇压。1939 年 7 月间, 泰国警方连日大捕华侨抗日救国分子。国民党员梁伟成、陈文天等被逮禁; 早年曾当过孙中山卫士的彭世洛华侨张鉴初, 因开展“爱国运动, 见忌于日寇,被暹罗政府判令出境, 兼程回国抵渝”。在一个月内, 泰国政府封闭华侨学校 20 余所; 复据搜得华侨救国会汇寄的抗日捐款收据, 搜查当地侨办广东银行, 并扣押其正副经理。至 1939 年底, 因开展爱国活动的泰国华侨被迫离泰者达万人以上。
  形势愈加险恶, 风声越来越紧。蚁光炎身边的人提醒他: 日本在曼谷的特务机关可能会下毒手, 你最好暂时趋避一下。还有人劝他尽量少出门, 特别是晚间不要出门, 可免的活动尽量免了。而蚁光炎坚定地回答说: “职责所在, 何能辞卸, 自问与人无争, 更无私仇宿怨, 当不至以私事相干犯, 若为国家与侨社之事, 则何处非危险地, 大义所在余何敢以性命自私乎?” 锵铿有力的语言, 凛然大义的正气, 表现了一个赤子无所畏惧的爱国献身精神。为了安慰大家, 他表示: 以后我当谨慎行事, 请大家放心。但是, 他的抗日救国活动并未因此而放松。
  由于蚁光炎义无返顾地“反抗侵略, 全力救亡”, 日伪的各种利诱威吓手段失败后, 便决定实施凶恶的暗杀计划。1939 年11 月 21日晚 10 时半, 蚁光炎在曼谷耀华力路杭州戏院前看望一位朋友后准备上车回家时, 受日伪指使事先埋伏于此的凶手, 突然向他连击4 枪, 均中要害, 伤势严重。在送往中央医院途中, 蚁光炎因失血过多, 呼吸越来越短促, 在弥留之际, 以极其微弱的声音对身边的夫人说: 我虽死, 你等勿用痛心, 中国一定胜利。 之后便再也说不出话来了。蚁光炎被送到中央医院半小时, 停止了呼吸, 为国献身, 时年 61 岁。
    关于蚁光炎遇刺一案, 泰国警察总巡拍披匿指出: 此案尚有政治背景。泰国侨报《中原报》指出: “此次主席之死, 系死于某方之借刀杀人。”显然, 这里所说的“政治背景”、“某方借刀杀人”, 即指蚁光炎遇刺一案为日本特务主使。蚁光炎夫人在答记者问时也指出,蚁光炎“系死于××方面借刀杀人”, 他“系为国牺牲, 有如泰山之重”。蚁光炎之子蚁锦中事后直言不讳地说, 其父是“遭到日特唆使的凶手暗杀”。
  爱国侨领蚁光炎遇害的噩耗震惊了泰国华侨社会, 震动了东南亚广大华侨, 惊动了国内朝野各界。泰国、国内及南洋各地各界同胞纷纷举行悼念活动。
  《中原报》早报于 11 月 22 日晨首先披露蚁光炎遇害消息, 侨社各界, 万分悲愤, 随即纷纷至中央医院瞻仰遗容, 多达数千人。当日下午, 在蚁宅举行洒水礼及大殓, 前来参加者有泰国部分高级官员、华侨各团体负责人。中华总商会在光华堂为蚁光炎举行公祭典礼之日, 6000 多名男女老幼侨胞自动赶来参加。礼堂前悬挂各界所送的“光并日月, 气壮山河”的大幅黑底白字挽联。由门口到礼堂中间的通道上铺一白布, 上绘斑斑血迹, 意为一个倒下去, 千万同胞站起来, 踏着烈士的血迹前进, 继承其未竟的救国事业。礼堂中悬挂大幅遗像, 遗像前摆放各界送的花圈。公祭大会“盛况空前, 典礼肃穆庄严, 海内外同表哀悼”。
    蚁光炎“尽瘁国事, 劳怨不辞, 故噩耗传来, 国人惊震! ”在国内, 首先由国民党中央社、《中央日报》等媒体报道了蚁光炎遇刺的消息; 继之, 中共在重庆的《新华日报》根据中央社消息也作了如下报道: “盘谷华侨商会会长蚁光炎氏, 于二十一日夜十时半在某处宴会毕, 乘车返寓途中, 遭徒狙击, 弹中要害, 登时逝世, 凶手逃逸,背景不明等语。按蚁氏在暹, 素为华侨所信仰, 抗战以来, 领导侨民, 赞助政府, 尤不遗余力, 贡献甚大, 此次竟遭毒手, 闻者咸为惋悼。”从这则报道分析, 当时国内还没有确切弄清蚁光炎遇害的具体情况及内幕。
  国内朝野各界得知蚁光炎遇害的不幸消息后, 纷纷致唁电和送挽联。其中国民政府主席林森的唁电为: “光炎先生惨遭狙击逝世, 不胜愕惋。先生领导侨社, 爱护祖国, 素着热诚, 兹闻噩耗, 实深痛惊。尚盼以礼节哀, 用襄大事, 特电致唁。”林森还送“爱国忘身”的挽词。蒋介石送挽词为: “领导侨胞久负德望, 匡襄力祖国未竟忠贞。”于右任的唁电和挽词分别为: “光炎先生尽忠祖国, 领袖侨胞,噩耗遽传, 惊悼同深, 谨电致唁, 尚希节哀”; “孔曰成仁, 孟曰取义,何以践之大无畏, 魂恋中华兮天为泪, 浩然犹作山河气。”李宗仁、白崇禧等的挽词为: “木秀风摧古今一慨, 才高识远中外同钦。”南洋各国的华侨团体也纷纷致唁电, 其中代表全南洋华侨的最高抗日救国团体“南洋华侨筹赈祖国难民总会”的唁电为: “蚁光炎先生领导侨胞, 尽忠国族, 不幸遭敌暗算, 辞世成仁, 噩耗传来, 群侨震悼。敬望节哀顺变, 继起为国效劳, 以慰先生之在天之灵, 谨电驰唁。” 为蚁光炎致唁电、送挽联的还有孔祥熙、宋子文、陈立夫、戴传贤、王宠惠、张发奎、张嘉王敖、朱家骅、翁文灏等政要和海内外民众团体, 数以千计。
    11 月 28 日, 国民党《中央日报》特发表题为《追思蚁光炎先生》的社论。社论简要追溯了蚁光炎领导泰国华侨抗日救国的光辉事迹, 指出: “蚁先生对祖国的忠诚热烈, 或就是蚁先生致死之主因”; “蚁先生的被害, 也许就因奸人对暹罗侨胞, 无所施其伎, 因而下此毒手, 我们觉得蚁先生领导侨胞数十年, 蚁先生生平的忠勇报国, 既半由我国民族本质上的特性, 亦由蚁先生自己的发奋蹈厉,蚁先生的肉体生命虽亡, 蚁先生的精神生命不死! ”  该社论在赞扬蚁光炎爱国主义精神的同时, 实际也指出了他遇害的主要原因。
  为向国民表彰蚁光炎的事迹, 国民政府特发布褒扬令, 兹录如下:
  暹罗中华总商会主席蚁光炎, 侨界耆宿, 卓着声称, 平素热心公益, 爱护宗邦, 自抗战军兴, 领导侨胞, 努力捐输, 尤具忠悃。近回国抒陈所见, 颇多中肯, 正拟简任侨务要职, 长资赞襄, 不意返暹未久, 突遭戕害, 殊为惋惜, 应予特令褒扬, 用彰卓行, 而励来兹。此令。
  当时, 国民政府明令褒扬的爱国侨胞还不多见, 而蚁光炎身后获祖国政府褒扬殊荣, 足见其爱国事迹被充分肯定。
  12 月 26 日上午, 陪都重庆各界在警官训练大礼堂召开追悼蚁光炎大会, 各机关首脑于右任、陈铭枢、陈树人、潘公展及各界代表 300 多人与会。礼堂正前方悬挂蚁氏遗像, 像上挂着林森亲题之“浩气长留”的祭幛, 灵桌前摆着各种鲜花, 两边遍悬各机关、各界送的挽联。追悼会在哀乐声中开始后, 先由中国国民外交协会代表陈铭枢领导行礼并报告蚁氏生平, 继由于右任演说, 再后侨委会代表演说及蚁氏家属代表致谢词。在此前后, 广东、云南、贵州、港澳及南洋某些侨居地各界亦纷纷召开追悼会或举行各种追悼活动。蚁光炎为国献身的事迹传遍海内外, 得到广泛的称颂。
    敌憎我爱, 亲痛仇快。与国内外同胞痛悼蚁光炎的同时, 唯独日本媒体对“蚁氏之死”作为喜迅报道, 广播报纸大肆宣传, 以示庆幸, 这也从反面说明日本侵略者对蚁光炎的害怕、憎恨。
 
  蚁光炎是为祖国抗战直接献身的唯一的一位侨领富商, 他是广大华侨支援祖国抗战、挽救民族危亡的楷模。他在祖国抗日战争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 在中华民族爱国史上留传深远的影响。
  ( 一) 在广大华侨支援祖国抗战的爱国浪潮中, 涌现出一大批为民族解放而献身的华侨英烈, 但其中侨领富商只有蚁光炎一人。如前所述, 蚁光炎当时是泰国乃至东南亚地区有名的侨领富商, 家产万贯, 地位显赫, 又没有置身于国内硝烟弥漫的战场之中, 他本可以继续经营自己的企业, 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但受着强烈爱国心的驱使, 他不顾一切地投入挽救民族危亡的事业之中, 并最终为祖国而牺牲。这种爱国精神难能可贵, 他的事迹在华侨抗战爱国史上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如当时国民党《中央日报》的社论所评价的那样: “蚁先生的为国牺牲, 是暹罗全体侨胞的光荣, 也是海外全体侨胞的光荣, 抗战史上将来必有蚁先生的事迹。”也如泰华各界所送挽联称赞的那样: “立德建功勋业褒扬垂国史, 成仁取义壮怀伟烈蔚侨光”; 新加坡中华总商会的挽联所称颂: “对民主宣劳对正义奋斗可称侨领巨擘, 为社会尽瘁为国家牺牲无愧中华健儿。” 蚁光炎的爱国事迹在华侨中树立了一座不朽的丰碑。从蚁光炎为国献身的那天至今, 每逢其殉难纪念日, 泰华各界人士都到“蚁光炎纪念堂”致祭, 悼念这位爱国侨领。
    ( 二) 蚁光炎是一位集浓厚的乡土观念、侨社观念和报国思想于一身的爱国华侨。恰如于右任为蚁光炎手书的墓表中所概括的:蚁光炎的彰德, “综其落落大者, 厥有三端: 曰爱国, 曰爱社会, 曰泱泱有大国民之风”。“其爱国也, 续输财不已, 从而万里参政, 参政阻于险, 从而间关述职, 献策陪都, 终招仇者之忌, 竟以殒身”; “其爱社会也, 不惟凡所经画之事业, 主旨在衣被万家, 而一切惠乡里, 助侨胞, 施教育, 行慈善, 散财兴举之事, 又悉数而不能终。其于家事辄不闻问, 先生之言曰: 余来南洋, 未挟家财以俱, 取诸社会还诸社会而已。故偏于侨界, 莫不敬之爱之若生佛也”; “所谓泱泱有大国民之风者, 凡我中华民族, 于舟车之所至, 人力之所通, 或奉使而行, 或涉险而游, 皆本我国古先哲人睦邻字小之大度……”泰国中华总商会在纪念蚁光炎殉难 51 周年的纪念文章中称颂道: “一代完人, 崇高人格, 光辉一生, 不朽贡献。”这些是对蚁光炎爱祖国、爱侨社的高风亮节风范的高度赞扬。
    ( 三) 蚁光炎的可贵之处还在于, 在国难当头之际, 始终以中华民族的大局为重, 心底坦荡无私, 不抱党派偏见, 无论国共或其他党派, 凡是抗日者, 他都给予支持。这种胸襟和卓识尤其难得并值得称赞。因而他的抗日救国壮举有口皆碑, 不但得到国民党人的高度评价, 而且得到共产党人的充分肯定, 也受到其他爱国民主人士的一致赞扬。1951 年, 何香凝在接见蚁光炎之子蚁锦中时还称赞说: “你父亲是很爱国的, 你们应该努力继承他的事业, 为国家多做贡献。”蚁光炎遇害不久, 泰国国务院长披汶颂堪致蚁光炎夫人的唁函中说: “蚁光炎先生被谋害噩耗, 不仅华侨群众闻而哀伤, 且引起泰人无限悲悼。”  这说明泰国人民对蚁光炎也是深切爱戴的。像蚁光炎这样得到各党派、各阶层乃至国内外同胞及侨居国人民厚爱的人, 确是凤毛麟角。
    ( 四) 爱国主义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和美德, 也是广大华侨所固有的传统美德, 这一点在蚁光炎身上得到充分的体现。自古至今, 涌现出无数爱国的仁人志士, 如屈原、岳飞、林则徐、康有为等,他们都因为爱国而为人们所称颂和景仰。但爱国主义不是抽象的,而是有时代内容和时代特征的。“爱国主义的具体内容”, 要在“一定的历史条件下来决定”。从某种意义上说, 爱国主义的价值不是永恒的, 它总是有着或多或少的时代的局限性。如古代的爱国主义大多有忠君报国思想, 不一定适合, 也不应拿今天的爱国主义来衡量和比较。爱国主义的价值也不是等同的。蚁光炎是为反对日本的侵略、扞卫中华民族的独立而英勇献身的, “丹心为国, 中外共景仰”, 称得上是永垂不朽的民族英雄。他在中华民族爱国史上占有重要地位, 且没有时代的局限性。其爱国英名“永垂史籍, 日月同光! ”他在当时、现在乃至将来, 都是海峡两岸同胞、港澳同胞及海外炎黄子孙爱国的光辉典范。
 
( 作者任贵祥, 1958 年生, 中共党史研究杂志社副编审)
 
Powered by OTCMS V2.72
汕头市归国华侨联合会 版权所有 粤ICP备13062762号
网站地图